0

确定与不确定

    大多数时候,我无法确定正确的选择是哪一个,或者正确本身也只是相对的概念。就像古龙小说里的情景,一个人做了一件初看罪大恶极的行为,经过一定的解说,放在特定场景下,居然变成了正确至极的选择。

    但是有些东西却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放弃。

    不能放弃写诗,和诗意的生活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前世是一个没做成诗人的诗人书童吧。

    不能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希望,毕竟你经历过那么多的美好,虽然有时候也会遭受生活给你的过河拆桥,而恰好刚刚打出了无懈可击。

    不能放弃骄傲,不是为了装逼,只是为了警戒自己,有些事,在骄傲的人眼里,是不能做的,嫖娼不算,勾搭算。

    不能放弃有趣和思考,毕竟王小波和那只特例独行的猪,都在天上看着呢。

    不能放弃尝试,因为那些看起来品味不错的魂淡,都说要多尝试,多试错。

    不经过设计的生活不值得一过。

auth

每一次被拒绝

惊慌 无力

就像是  鉴权失败


for loop or while true

我自己给自己写了一个循环,循环中有两条语句,其一为“她是不是喜欢我,哈哈哈哈哈”;其二为“她不可能喜欢我的,我还是离她远一些,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威尔特纳”。

现在已经循环了不知道多少次,更可悲的是,我不知道何时能跳出循环。


仰望星空

昨天,心情低落,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,怎么调节都不起作用。可能是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拿作炫耀的作品,本身当然也不是。

睡了一觉,那种低落又消失了,就像没存在过一样。很多事情,来得那么猛烈,消失地那么干净,让人恍如隔世,好像时间的冲刷,分不清是梦是真。

刷牙的时候,突然意识到,原来人就是会无缘无故地变得低落,烦躁,或者坚强。所有的这一切都不似我本该所有的情绪。无缘无故,指的是找不到这种情绪的直接诱因,所以自己又会被“莫名其妙”这种副作用搞得昏头转向,理不清思绪。

我觉得,思想深度决定了一个人能走多远。

前段时间,我试图找到开阔眼界和增加专业程度的平衡点。我老是在学习专业书籍时,想着自己眼界太窄,而在看一些自认为可以开阔眼界的书时,又担心自己不够专业,什么都懂一点却又不精。

反因此,我变得停滞不前,无法专注。

现在,我想到一种理念,不妨一试。其实,思维需要远远超前于自己的专业程度的。就像理论和实验之间的关系,理论不需要停下脚步等待实验的跟进,理论可以无无限地超前,这种超前并不会带来什么副作用,如果人类停止理论的探索,那么人类也就变成死珠了,正是这种异想天开才真正地推动着人类向更好方向的发展。

是的,我们需要仰望星空的人。那么,想办法静下心来,多看看前人的思想成果吧。


我把什么丢掉了

无意中,我发现我渐渐的变成了自己所讨厌过的人,就像被变成玩具的人从别人记忆中抹去一样,毫无意识。

那天,看到朱在玩游戏,我走过他身边的时候,随口说道“又在玩游戏,整天玩游戏”。说完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,可能最多只是空气振动了,心理上的曲线稍微波动了下,因为这种话,不管是他,还是我,都听了太多遍,我们已不会对之做出什么反应。

到睡午觉的时候,躺下的我突然被吓了一跳,我居然自然而然地说出了自己一直所憎恨的话,而且一模一样。同样地自然而然,我的一部分变成了我所憎恨的样子。

本来,我想对朱道歉的,期望他的原谅能减少些许我的自责。我想让他知道,还是有人会意识到自己无恶意的犯错,虽然这可能无足轻重。最终,我只是把想法写在了这里。

是的,我的一部分被某些东西同化了,变了模样,但是这魔法师高超的技艺让我毫无痛苦,毫无意识,好像被麻醉后在身体某个部位安放了某个原本不属于我身体的东西。

我变得变态地追求虚荣,像黑洞一样贪婪的索取成就感,我不惜通过贬低毛的行为让自己看起来更有追求,更高尚,更有逼格。

啊哈,说到逼格,我好像嗅到了什么,对,我看起来更像一条狗了。虽然我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屌丝,但是却常常有些自命不凡,不想被人看得太卑微。我狂热地追捧锤子,像别人夸赞锤子的设计,交互,好像是自己做的一样洋洋得意。

其实这很简单,我希望通过让别人承认锤子的逼格来间接地称赞我的有品味。类似的事情还有,我学素描,听看似高雅的音乐,买好看的鞋,好看的杯子,好看的羽毛球拍,看热门漫画,对看电视和综艺节目、打麻将度过闲暇时间的行为嗤之以鼻,所有的一切,给自己披上一件有品位的外衣。

但是,其实效果并不好,她并没有觉得我有多么好,多么有逼格,我觉得她觉得我是虚假的,这儿的虚假比虚荣更让人恶心。

我知道,自己并没有因此变得有多么的绅士,多么的优雅,我时常按耐不住冲动略显幼稚的本性。

贾宝玉说,未出嫁的女子都是无价的宝珠,但是嫁人了之后,依然是宝珠,但不知为何,失去了光泽,变成了死珠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踱步到人生的不同阶段,人就会发生质的改变。比如说,我到了现在,变得不真实,贪婪地追求成就感和虚荣心,暗自和她做类似于吕子乔所说的重逢挑战,然后把自己弄得半人半兽,遍体鳞伤。

那么,相比较早些时候的自己,我到底把什么给丢掉了呢,我甚至更喜欢上大学时疯狂玩游戏的自己,和班上大多数人关系尴尬但不怎么在乎的自己。难道说,那时候的自己,虽然缺点很多,虽然看起来更加一无所有,但是我还仍然是一张保存较好的白纸,也就是说还有时间做出改变,亦即我还年轻?


米店 岁月

无意中再次听到了张玮玮的米店,一种奇妙的感觉袭来,好像一段消失的美妙岁月的重归记忆,这感觉,妙不可言。

当然,米店也曾经在音乐列表中待过不短的时间,听过多次后,还是把她删除了。

那段听米店的岁月,是一段繁忙与快乐并存的岁月。那时候,锤子刚刚发布,我还在探索锤子的优雅睿智。那时候,我在看周云蓬的绿皮火车,对中国的民谣有些许的了解,每次看到周的推荐,都会快速地记下歌名,然后回家后下载,就是那时候,我听到了米店,梵高先生。那时候,我还住在弗莱明戈,她还住未来城,相距并不远。那时候的周末,我还在dota征战沙场,偶尔厌倦了就抱着手机去小区找个安静的地方看会书。

那时候,我还没有自己做饭,饿极了就跑到刚来不久的老麻抄手要一碗牛肉面或者抄手,哦对了,更早之前,是那对太阳般夫妻开的冒菜馆。

那时候,我刚看了韩寒的后会无期,很长一段时间,我听到同名主题曲都会产生和听到米店类似的情感,平静而微带感伤,像极了微醺的状态。

那时候,刚刚经过过点的煎熬。那时候,我们大家还都在一个实验室里,大家互相帮助,互相说笑,当然,少不了吐槽上司。不过,这种带着同甘共苦,带着些许冒险的经历,带来的回忆是如此的美妙而有诗意,那时候的时间如此紧迫,现在看来,那段时间却被放慢了,被固定了,作为一块记忆的水洼,清晰而别致。

那时候,我向她表达了自己爱慕之情,长远看来,只是青春冲动而无知的注脚,将一切的美好都打地粉碎,无法修补。如果不是再次听到米店,那段记忆很难如此清晰而美好地向我展开。

但是,发生了就是发生了,不管我怎么看待这件事,那就是我,就是我作为我才会诱导的事情。

过去的终将成为过去,想要重新经历类似的经历,只能自己从记忆里抓取。我想,能做的,就是多做一些能给回忆增添暖意的行为吧,比如做一些稍微有些冒险的事情。

高中的张姓同学说过,如果在看报纸的时候听音乐,过一段时间后,如果再次听到这首歌,会连带浮现看报纸时的体验。

想想真是的,音乐就像记忆的索引一样,当你玩游戏的时候,如果反复放一首曲子,多年以后,当再次听到这首曲子,当时游戏的快感就会以类似经过时间沉淀的美酒一样,将回忆带回来。


what the f

想通过保护别人来获得自己所缺少的安全感,想通过放弃优越感来达到放荡不羁,以这种以为自己所独有的潇洒来获得优越感。

真是奇怪的方式。但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方式,啊哈。


周一的意兴阑珊

好吧 ,我承认,所有的一切愁苦和装逼的感伤,都是由于昨天理的这个颇带讽刺意味的头型。

所以说,外形,对于我个人心理的影响,远远超出自己的“原本以为”,哈哈。

知乎上有人说,对于青春,最残酷的是个人的无知。

仔细想想,各种人都有,一群人过着一种生活,对其他人群的生活方式嗤之以鼻,从来不会想,换种生活方式。直到,有一天,因为某种缘故(很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变动,或者工作地的改变),你发现,原来这群人是这样生活,这样子看待那个问题的呀,原来,我之前的生活才是一坨屎。

上次听到曾朝彬谈起在微软工作的经历,瞬间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太过寒酸。

有时候,我对武侠中的侠,有种想据为己有的贪念,我想象着李逍遥御剑飞行,斩妖除魔,儿女情长,快意恩仇;想象着李寻欢,小鱼儿,萧十一郎喝酒,谈江湖的痛痛快快。我希望自己也能有这种洒脱,放荡不羁的人生。

当然,我知道,我之所以有这样地渴望,是因为,我觉得这些曾经感动我的东西,如果我拥有了,那么我也能获得自己在意的人的被感动。

但是,回到生活中,我发现,没有这种固定的行为模式可以让我装逼,我需要认认真真完成任务,我必须一丝不苟,而不能放荡不羁,随心所欲。

我需要学习这些枯燥的知识,增加自己的竞争能力,而不是花大量时间去学习诗词歌赋,去闯荡江湖。我需要安心上班,回家后做顿晚饭,完了看看电影,听听歌,而不是找个昏黄的小店,和别人喝酒谈人生。

我想要诗意,感性的生活,但是生活却让我看看自己的样子,让我学习这些只能让自己理性的知识。像夏洛克那样理性的人,是没法子感性的。不过,他倒是满受欢迎的,不过是在他的世界之外。

所以说,我的目的不是诗意的生活,而是被喜欢,被欢迎的生活,因为我觉得,诗意的生活更受人喜欢。

但,这有点本末倒置了,如果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,那么,是怎么也无法放荡不羁的了。


无可奈何

这世上,的确存在很多无可奈何的面。我所能做的,看起来只有,让自己变得更可靠一些,能给出的帮助更大一些,以待能给她一些实际的帮助。毕竟,她不喜欢我,这是无可奈何的。

又奈何,我不会因为她的不喜欢而放弃喜欢她。


质变

此次峨眉山的旅行,让我确信了几件事情。猴子是不吃玉米的,对于未知的事情的认知,是很容易被误导的;这种城市标志性的景点,的确是坑爹的。

当然,我是想说我确信了,她是真的不喜欢我的。对于一个出于情感空白的人来说,短期的主题当然是情感与自我救赎。

有几件事是千真万确,且不可更改的。我喜欢她,我愿意像一条狗一样,追寻着她们的气味,默默地,幸福地跟着她们的步伐。她是不会喜欢我的,喜欢的话你是肯定能够感觉到的,不然就是人生四大错觉之一。还有就是,我没办法让自己不喜欢她,这的确是没法改变的,因为我已经试过很多个方法了。

既然这样的话,我觉得,现在比较好的处理方式是,偶尔能够看到她就可以了。

其他的时间,当然是来改变自己。我没办法更换自己的身体,或者大脑,我应该学着老鹰一样,含泪啄掉自己变坏了的爪子。

要想获得较大的改变,不是说看几本书,画几幅话,学个技能就能得到自己满意的结果的。需要有一些质上的改变。

现在想到的方法是,经历,学习和创造。